首 页 学会概况 学会领导    新闻快讯   学术动态   国际交流 研究成果   《中国行政管理》 学会内刊   数据库   专业分会 地方学会 会员之家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机关建设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党支部组织学习《江泽民文选》系列报道之三


创新政府管理 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

——行政管理学会党支部组织学习《江泽民文选》(之三)

    为深入学习《江泽民文选》,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于 2006 年 9 月 21 日在京举行“推进政府管理创新,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座谈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韩永文,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一局副局长万军,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局长薛宝生,中国女企业家协会秘书长史清琪,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谢庆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杜澄,中国科学院研究员王中宇,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史和平、靳江好、贾凌民、鲍静、张学栋、沈荣华,国家信息中心处长刘延宁等参加,会议由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小平主持。

    座谈会上同志们畅谈了邓小平同志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光辉思想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进一步学习领会江泽民同志关于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的光辉思想,并结合公共管理、公共政策对科技创新、提高国家竞争力的作用,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胡锦涛总书记强调指出,“自主创新能力是国家竞争力的核心,是强国富民的重要基础,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证。加快教育事业和科技事业,不断壮大人才队伍,是提高中国科技实力和国家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视发展科学技术,鼓励创新。作为发达国家的美国也不例外,甚至看得更远,步子迈得更大。今年初,美国政府发表了以《美国:竞争力领导世界变革》为题的“美国竞争力计划( ACI )”报告,全面提出了一个自 20 世纪 60 年代“阿波罗”登月计划以来最大的一项投资决策意图。即美国 联邦政府对 R & D 的投入,要在未来 10 年内,将达到 1370 亿美元,增幅超过 50 %。 这项计划一提出,就在世界范围内引起极大反响。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将这分报告全文翻译出来,供政府决策参考,也提供学者研究。座谈会上,有学者围绕美国竞争力计划,点评其核心和精华,研究其对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启示和借鉴之处,提出政府如何通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包括科技管理体制改革推动科技创新,科技政策如何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不断创新,政府管理方式如何通过创新营造全社会的创新氛围等方面的思路。

    会议提出,在经济全球化和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今天,政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公共事务、公共服务、公共政策创新,体制、机制、规制改革,都需要确定方向,找到航标,选好路径。我过的经验是,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三靠法治,这是政府推进各项工作的“总抓手”。

    提高国家竞争力,从公共管理的视角,不仅需要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思路的选择,是政策的创新。

    一、发达国家采取新公共管理主义与新公共服务主义相结合的基本思路,对我们有启发。 美国现在经济思想的取向实际上是对当年里根政府经济思想与政策措施的加强和延伸。上个世纪 80 年代,里根政府的经济政策对推动美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功。里根政府的经济思想的核心主要是供给的思想;政策取向主要是压缩公共开支,减少政府干预、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以及主要用减税作为主要手段激励企业创新,从而实现提高效率、结构升级和持续发展的宏观目标。这次提出的竞争力计划,也主要是靠企业来完成,政府是运用经济“杠杆”来推动。一靠投入,二靠政策。即在关键领域(开发生物医学和先进安全技术这两个领域)直接由联邦财政投资增加 500 亿元,其他领域主要依靠调整政策导向,吸引企业投资,政策减免研究与开发税 860 亿元,占大头。

    二、科技创新要抓重点领域和重点环节。 对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以及教育和培训进行倾斜性支持时,一定要突出重点。在政府支持的尖端基础研究中,需要明确政府的职能主要集中在研究成果能的“产出价值”、“可市场化的技术”、“工艺和技术诀窍”等方面。之所以对需要支持的尖端基础研究要这样做,一方面由于经济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和科技驱动型竞争日趋激烈;另一方面由于近代科学、技术乃至工程的界限日渐模糊以及科技成果转化周期急剧缩短。强化国家目标和需求导向将成为当今科技经费和项目管理的明显趋势。

    三、要更加重视人才培养。 江泽民同志在《创新的关键在人才》一文中指出,“创新的关键在人才,必须有一批又一批优秀年轻人才脱颖而出,必须大量培养年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美国竞争力计划中提出的人才培养计划,有几个特点值得我们重视。 一是强调教育要注重导入学习方法。计划中讲,教育就是要让学生“ 不但能够学会知识,更要会学知识;不但能够回答问题,更要会提问题;不但能够正确做事,更要会做正确的事,以便使他们适应并赢得未来的激烈竞争。”二是强调教育要导入研究型模式,把科研能力的提高向前移,提出 从初等教育阶段开始就全面引入研究型( research-based )教育。这是一套包括研究型课程( research-based curricula )、研究型教材( research-based Teaching Materials )、研究型教学方法( research-based Teaching Methods )、研究型指导原则( research-based instruction )以及对学生的研究型引( research-based interventions )的完整体系。三是加强国家不同层面对各个教育环节的评估,重点考核学校培养和提高学生能力的工作成效,从此“结束了数十年来对学生期望低的现象并消除了学生表现不好的理由”。美国 在过去的 5 年增加了对美国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 12 年的教育投入,推动“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

    四、以公共政策创新作为科技创新的出发点 。目前,我国的改革与发展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的关键时期,各种深层次矛盾亟待解决。政策上的得失往往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的事业。通过开展政策评估工作,加强政策协调、规避“政策冲突”;降低政策成本,提高行政效率;消除政策分立倾向,强化政策的约束与执行力度,从政策层面入手将政府的宏观调控和管理纳入科学、高效的轨道。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对待并解决的问题。深刻认识政府自身改革和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建设法治型政府、服务型政府、责任型政府和效能型政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充沛的管理资源,是公共管理应该解决的问题。


 

关于我们 | 访问统计 | 版权信息 | 站内搜索
Copyright(c)1999-2001 www.cpasonlin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
单位地址. 北京市西安门大街22号(100017)
如有任何意见与建议请写信至: cpas@mail.gov.cn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