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概况 学会领导    新闻快讯   学术动态   国际交流 研究成果   《中国行政管理》 学会内刊   数据库   专业分会 地方学会 会员之家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机关建设
夏书章:记一个真正实在的学术团体


 

记一个真正实在的学术团体——中国行政管理学会

夏书章

 

 

前言

    纪念改革开放 30 周年 , 同时也是纪念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成立 20 周年。完全可以这样认为:没有改革开放,也就没有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的成立和发展。作为一个亲身经历和直接参与其事的见证人,对此不能不有所回忆和有些感想。比较集中的体会和印象在于:这是一个真正实在的群众性学术团体。为了便于对照和为现状做些铺垫,以下试从新中国建国前后的有关情况说起。

 

一、关于旧中国同类学会的情况简介

    学会联系着学科,学科的存在和发展状况又反映于学会的活动之中。在这方面,旧中国的事态很能够说明问题。

(一)行政学是引进学科

    行政学即现在所称的行政管理学或作公共行政学,是一门从其发源地美国引进的学科。原文为 Public Adminidtration ,本可译为公共管理,正如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之译为企业管理或工商管理,但当时学科研究从政府管理开始,中、日均作行政学可以理解。学科拓展是后来的事,包括非政府公共管理。我国的处理办法是将公共管理作为一级学科,行政管理列为其中居首的二级学科。这些都是后话,这里提前说了。再说引进较早,约在学科出现后不久的 20 世纪 30 年代初或 20 年代末。

(二)学科严重脱离实际

    学科较早引进,是学术界积极性的表现。但这本是一门理论必须紧密结合实际的应用学科,不能仅停留于“纸上谈兵”,完全脱离实践。并不是说有关学者不注意作实地调查研究,主要是当时的政府当局对行政改革根本不感兴趣,或只是空谈一阵,做些表面文章。高等院校开设这门课程,无法做到学以致用。教学内容无非介绍外国如何如何,避免或很少接触中国现实。其实官场腐败有目共睹,学科严重脱离实际,便不可能有旺盛的生命力。因此,行政学在旧中国是一门无“用武之地”的学科。

(三)学会也是唱“对台戏”

    与学科引进较早相比,学会成立较晚,时间在 20 世纪 40 年代初、中期。值得注意的是与上述情况相适应,学会也竟然紧接着先后出现了两个。一个是 1943 年春成立的“中国行政学会”,会员多是政府机关高级行政人员,宣称侧重行政实务的研究;另一个是 1944 年夏成立的“中国行政学学会”,会员限定为大学教授,为纯粹的学术研究团体。“研究实务”和“纯粹学术”的标榜,显然把理论和实践截然分开,可能是世界学会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观。说是“唱对台戏”,其实是有“台”无“戏”。

(四)徒有其名形同虚设

    有“台”无“戏”就是徒有其名形同虚设,是只挂招牌、装门面不干实事。在有些新手法的旧官僚中,不乏搞这一套的能手。他们往往把这种学会变成俱乐部式的联谊会,公款开支,有烟(研)有酒(究),至于行政实务,则较多可能是打打官腔,闲聊扯淡,直到拉帮结派,成为排斥异己的小圈子。那就不是原该唱的“戏”了。教授们垄断的“纯粹学术”团体,明白表示同实践不沾边,只能是虚无飘渺的空中楼阁,或者满足于寻章摘句、钻牛角尖,还借此以自鸣清高。

二、建国伊始初步课程改革变动不大

    新中国诞生后,要做的事情何止千头万绪。仅就高等教育而言,只能先稳定正常秩序,恢复运作,然后分别改变。

(一)百废待兴当分缓急

    反动统治下的烂摊子面临百废待兴,但不能同时并举。各条战线难以齐头并进,应按轻重缓急去解决问题。当时关系全局的大事如稳定社会秩序、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整顿金融物价、保障人民生活,等等。高等教育的变革一时还未能提上议事日程,各高等院校在被接管以后仍基本维持原有院系和课程设置。与各学科有联系的学会已停止活动,前述两个学会是在战时首都重庆成立的,本来作用不大,后来又迁往台湾,所以在大陆已没有这种学会组织存在。

(二)课程小改无大动作

    在基本维持的情况下,局部或个别的课程改革还是有的。这虽涉及有关学科,但是无大动作。以行政学为例,只是将这一门课程名称改为“行政组织与管理”。同它有关的课程如行政法改称“政策与法令”,又如市政学则一仍其旧,未作改动。教学内容因一时尚无新教材供应,只好由各任课教师根据各自的学习心得、体会掌握、安排。对于爱国讲理追求进步的高级知识分子来说,都乐于积极除旧布新,抱着新的希望,为民族复兴和国家富强作出自己的贡献,因而学习和工作是很用心的。

(三)思想改造是再教育

    “教育者必先受教育”是马克思的名言。在崭新的历史条件下,为适应新的发展需要,进行新的学习是正常的、合理的。对于解放初期开展的“思想改造”运动,有人觉得名称不大好听,其实是接受再教育,没有什么不好。学习点《社会发展史》、《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史》等,有助于理解社会发展规律,分清大是大非,辨别真伪,以及诸如此类,均将加强认识能力。例如对善举和恶行一样看待,岂不有失公正?助纣为虐还以为在做“好事”,岂不糟糕!

(四)有关活动尚未考虑

    在暂时维持、诸事待变的状态和气氛中,那时许多有关问题和活动,都还没有加以考虑的机会和余地。例如关于学科如何建设和发展、怎样开展教学和研究,等等。至于像什么学会组织,更根本连想也没有去想和不会去想。当时除加强理论学习外,参加一些改革实践对师生确是很好的锻炼。如农村的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参军热潮、镇压反革命、司法改革、直到上街取缔“剃刀门楣”(是一种扰乱金融秩序的为数颇多的小铺面)等,对以后的工作有作好思想和能力准备的作用。

三、全国高等院系调整工作面广量大

    约近三年以后,高教战线开始了一项全国性的大动作,即院系调整。此事影响深远,至今仍可见其余波遗迹。

(一)院系直接关系学科

    高等院系划分基于学科分类。有些学科没了,院系即不复存在。且说这次调整主要是把原属各校的工、农、医、师等学院分别独立出来,另设政法、财经、外语、林、水、化工、地质、机械 ------ 独立学院;大学内部保留校系两级;所谓综合大学仅有文理两科,也已残缺不全。政治学、社会学等在被废弃之列,政治学系随之“消亡”。原来政治学系所开设的课程几乎已“全军覆没”,其中就包括行政学及其相关科目,任课教师不得不转业、改行。学科、学系如此,学会自无从说起。

(二)学科弃取当有根据

    一门学科的弃取应当有其理由,可是令人纳闷的是当年某些课程停授并未正式说明是何缘故,致有不少人士兴“百思不得其解”之叹。没有解释难免推测,于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认为:“重理轻文”、事关意识形态、抵制资产阶级伪科学者有之;与学习苏联、尊重苏联顾问意见、不重视管理有关者有之;对行政工作存在误解、昧于发展形势、思想闭塞者亦有之。尽管事出有因,至今还没有弄清楚,但是从改革开放以后的事实回过头去证明,那是闭关锁国、信息不灵和认识有偏所致。

(三)偶有呼吁于事无补

    如果说行政学这门学科自资本主义国家引进不适用于社会主义国家,难道我们就不需要研究社会主义的行政学?例如依法行政是必要的,问题在于目的和性质不同,岂能因对立面讲过我们偏不讲?对此即偶有呼吁,但人微言轻或时机未到,没有起什么作用。犹忆在 1957 年第二期《中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发表过一篇《共同纲领和宪法在社会主义事业中的作用》,试图引向依法行政问题。同年的《政法研究》第二期借用苏联行政法资料发挥的《加强行政法研究》一文也是如此。

(四)突如其来去也匆匆

    院系调整前的高校系内无“专业”这个名称,只有非正式的按专攻方向分组。如我所在的政治学系即有理论(含历史)、国际(与外交)和行政等组。而在院系调整之后,则常在系内设不止一个专业。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专业又分“专门化”。到 1960 年,忽然宣布在少数几所大学里设“政治学专业”并招生上课。有的学校把它放在哲学系内。但一年级刚完,即又停办,致原来打算开设的行政学课程,连“昙花一现”的机会都没有。如此匆匆来去,也被认为又是一个“谜”。

四、学科“补课”号召伴随改革开放决策


    行政工作普遍大量存在,独缺这方面的教学研究。1960年的转机一闪而过,直到又过19年后,形势才急转直下。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


(一)改革开放如响春雷


    经过长期的闭关锁国、计划经济、试探摸索,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折腾、折磨,伟大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不失时机地郑重宣告,必须大胆放手执行改革开放决策,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开辟道路。这在中华大地如响春雷,也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现在,积改革开放30年的宝贵经验和巨大成就,人们怎能不更加自信、自豪!别的暂不去说,仅看最近的几件大事如四川的抗震救灾、举办奥运残奥、载人航天等的胜利、成功,就包括综合国力的提升和得力有效政府运作等重要因素。


(二)学科“补课”事不容迟


    那是1979年3月底的事,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改革开放大计之际,邓小平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吐而发出如下的呼声:“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 其中第一个点到了政治学,因而在筹建中国政治学会、政治学研究所和倡议在有基础的几所大学复办政治学系等活动过程中,非常自然地带出重建行政学这一没有被人们遗忘的重要学科问题。至1982年初,《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把行政学的研究提上日程是时候了》 的文章,“补课”已不容迟。


(三)积极行动遍及全国


    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行政学(后来通称行政管理学)这一打入“冷宫”约30年之久原来不大起眼的普通学科,在改革开放以后竟然会有那么多人感兴趣,真是前所未有的罕见之事。这显然与改革开放直接相关,因为行政管理改革是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各级政府的各层领导和工作人员对此关心固不待言;社会各界和有关单位无不寄厚望于行政当局能有更多更好的便民、福民的政策措施;专业教研队伍遍布全国高校、行政院校、党校、军事院校和社科院系统等,都在积极行动。

(四)主因在于客观需要


    出现上述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客观形势发展的需要。前已提到行政管理改革,不仅亟待研究改革什么和如何改革,以及有哪些可供参考借鉴的资料,而且有大量培训在职人员和培养新生力量的紧迫任务。试以几乎在加入WTO的同时引进MPA(公共管理硕士专业学位)教育计划一事为例,很能说明问题。在不长的时期内,从开始试点的24所院校,较快地发展到47、83到100所。有的直辖市、省和省会市还嫌都操“正步”(即攻读学位)太慢,先要求普遍学习该计划中的几门主要课程。


五、学会筹备成立经历极其慎重过程


    在学科发展的过程中,面对喜人的发展形势,筹建学会已早在积极酝酿之中。这项工作的特点,在于先办实事,做好准备,不急挂牌。


(一)隆重其事设筹备组


    用“隆重其事”来形容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的筹备工作,可谓恰如其分。参与其事的不仅有专家学者,而且有引人注目的国务院副秘书长和人事部副部长等人。在“挂靠”单位问题上,最初设想为人事部,后来确定为国务院办公厅,级别都比较高。筹备组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在国务院办公厅会议室举行,有国务院高层领导出席会议。这充分表明对筹建学会的高度重视。那是1984年的事,积极开展筹备工作以后,没有很快就正式成立,而是脚踏实地,尽量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些。


(二)边筹边建先做工作


    在筹备期内做的工作很多,这里无意也不必报流水账,只要举几例就足以说明。很突出和重要的一件事是先办刊物,即1985年创刊的《中国行政管理》杂志。这在随后还有专题去讲,这里暂不多说。此外,筹备组办公室出了一份《简报》,对于筹备组所做的工作包括各个项目和具体活动都及时予以报道,主要的如主办或与其他单位或团体合办学术研讨会、专题讲座、进行有关调查研究(包括了解物色理事学会专职人选等)、协助成立二级学会(如教学研究会等)、地方学会(如广西自治区行政管理学会等)等。


(三)条件成熟水到渠成


    1988年,学会筹备组举行了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宣布了学会的正式成立。大会选举了理事、常务理事、正副秘书长和正副会长等,学会办公室也随之开始工作。这些一般来说都是“例行公事”,可是在中国本学科的发展史上有其特别重要意义。旧中国把这门理论必须结合实际的应用学科,硬要人为地在成立学会的问题上使之分离。这次成立的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是亲密团结的一家,会员、理事中各级政府、各种院校和有关科研机构的人员都有,充分体现了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的合作精神。

(四)专职人员精干得力


    学会理事等分布全国,绝大部分是兼职。因而经常工作,只有靠专职人员维持。但是编制有限,难以按实际需要扩大。在一般情况下,往往就“量力而行”,即“凑合着办”,马马虎虎,不那么认真。精干得力的专职人员则大不一样,有比较高的事业心、责任心或者叫乐业、敬业精神。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的专职常驻领导和全体工作人员属于后者,他们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把学会办的有声有色,可谓功不可没。没有他们20年来的默默奉献,学会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兴旺局面。


六、回顾刊物先行的动员和组织作用


    学会筹备期内先办了刊物,前面已经提到。此举有重要意义,值得作专题介绍。其动员、组织作用显著,还蓄积了学科研究力量。


(一)刊期规模均属尝试


    《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创刊伊始,大家在认为是一步“好棋”的同时,也有人担心可能是一步“险棋”。好,是说学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建,需要社会舆论的支持,应当宣传动员和组织发动,专业杂志是很好的“阵地”。险,是说情况不明,不知“深浅”,可能少人问津,受到冷落,也许办不下去。但无论如何,试一试的勇气还是有的。开始一段刊期较长和规模(具体表现于篇幅内容)不大,正是一种尝试的性质。经过不断克服困难,坚持下来,才有往后的发展。


(二)作读编者共同努力


    这大概可以算得是一条普遍规律:要想办好几乎是任何一种杂志,都需要有刊物内容的作者和广大读者以及编辑(包括发行)者的共同关注和努力。并且这几方面缺一不可。《中国行政管理》杂志便是在经过这种努力的过程中逐步发展而渐入佳境的。应当看到,其中的杂志社社长和主编人选不可忽视,因为位居主角,所以办不办、怎么办、遇到困难抱什么态度等都关系到能否有效地调动和发挥各有关因素的积极性。消极应付和打退堂鼓容易,突破困局则常有较大难度,值得专题另叙。


(三)主办人员想法设法


    学会是非政府的公共组织,会刊是非营利的公共项目,经费不宽裕是意料之中的事。办刊遇到这方面的困难也不奇怪,好在主办人员知难而进,尽心尽力去想方设法。例如发动组织杂志理事会的事便属成功之举,现在已经是第四届,试看副理事长、常务理事和理事单位达53个,基本上覆盖全国,形成多助态势。再说组、选、审稿,也是办刊大事,社方所组成的编辑委员会现有顾问六人和委员27人,其中包括不少在本领域知名人士。又如,理事单位为刊物推荐150多位专家,充实了专家库队伍。他们积极认真地为刊物评审稿件,作出了很大贡献。这些对刊物、学科和学会的发展,会起联系纽带、沟通渠道、互动平台等作用。


(四)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广大同行们都很高兴地看到学会杂志办得很好、很成功。“全国中文核心期刊”、“管理学类第一位”、“中国政治类第三位”等不是自封的。它已从薄薄的一小本扩充到每期达128页的厚度,成为在国内外发行的政治学、管理学和公共行政学科领域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专业月刊。不仅如此,刊物已全部采用护眼环保纸印刷,可谓与时俱进得风气之先。它以大容量、高品质、强时效综合反映政府行政管理和实践是实事求是的说法,我们在欣慰之余,还衷心期待它能更上层楼!


七、学会成立以后积极稳健持续发展


    话仍说回到学会成立以后不仅是继续认真办刊这一件事,它在积极稳定持续发展中有许多开创新局面的工作。


(一)国内国际活动频繁


    在全国学会筹备期内,已有个别地区成立学会,后来逐渐增多,还有不少二级学会陆续相继成立,都立即建立和保持联系。全国学会成立以后,这方面的活动自然随之大增。全国性的和各地的年会比较正常,各种专题研讨会普遍活跃。在对外方面,学会很快加入国际组织和参加国际活动。有人想搞“两个中国”的诡计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得逞。从此各国学会之间的互访、交流也时有所闻。有关的国际会议选择在中国举行已不止一次,学会作为东道主的工作做得出色,给国际友人的印象很深。


(二)各级学会形成巨网


    现在是网络时代,用巨网来形容学会组织和活动并无不当。因为同类学会为数颇多,都有联系,而在技术工具上,大家都已上网,常通电子邮件和讨论电子政务或电子治理这个热门话题。且说这一巨网笼罩全国,除国家学会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省会市、地级市有条件的纷纷成立学会,个别或少数一般市、县也是如此。在国家学会内部,还有如前已提及的教研、政策、后勤、县级行政管理等二级或分支学会和研究会组织。其他专业性的如城市、人事、教育、财务等行政管理研究团体尚未计入。


(三)各种活动灵活多样


    在全国范围内,关于行政管理学习研究的各种活动既有经常性的,也有临时性的,规模有大有小,主题有多有少,时间有长有短,级别有低有高,总之是灵活多样和不拘一格。习惯上多与国家学会通气,常邀请有关人员参加。后者虽然有时显得忙些,但是可以从而借以了解较多全国情况,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和掌握最新专业信息,对于做好学会工作和开展学科研究很有帮助。这种作为有心人的体会,显然与认为是“额外负担”因而感到非常厌烦的另一种人大不相同,不同在是否真正忠于职守。


(四)内严外勤积极主动


    刚才已经接触到如何做好学会工作的问题。学会多了,在这方面有待总结实践经验。个人仅凭感觉和印象,很难保证如实中肯,但仍不妨一谈,事实上前面已开始谈了,即应作有心人。需要多说些的是还要内严外勤积极主动。因为学会是比较松散的组织,工作弹性很大,常介乎可做可不做、可认真从事可随便应付之间,内严便是自律,外勤则是力求与时俱进,符合客观形势发展的要求,这些完全出于积极主动。我们的学会发展成绩斐然,可喜可慰,这里不能不记上一笔。


八、学会生机活力系于深化改革开放


    前已述及,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学科和学会的出现和发展。而得以发展的生机活力也完全系于深化改革开放,这是毫无疑义的事。


(一)行政管理必须改革


    由于国家行政管理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所处的重要地位和所具有的重要作用,行政管理改革绝非一劳永逸的任务,而是长期性的课题。放眼世界,各国政府无不强调要进行行政改革;看看我国,历届政府也都非常重视这一点。这是因为有的改革难度较大,非一蹴而就,需要继续进行,如职能转变,即非轻而易举,说转就转。还因为客观形势在不断发展,即使旧问题已全部解决,又会出现新的不适应有待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必须研究改革什么和如何改革,学科和学会的工作必须紧紧跟上。


(二)调查研究首当其冲


    任何改革的动作不应有随意性,慎重其事首当其冲的是从调查研究入手。作为群众学术团体的学会,有必要也有可能在这方面尽心尽力作出贡献。这样说的根据在于学会早已表现有这种能力,出版多部专著、文选、文集、报告等暂不去说,只举学会编的《新中国行政管理简史(1949-2000)》和《中国行政管理学年鉴》(2002)二书为例,前者有88万字,后者为926千字,都很不简单。何况事实上调研早已做过,现在也仍在做,是继续努力,更加油去干和干得更好的事。这也是我们学会多年着力的一招。


(三)咨询建议配合及时


    学会工作是多方面的,作为群众性学术团体,主要任务还在于关注与学科发展有关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学会对此明确无误,除公开发行的刊物外,内刊如《行政研究信息参阅》、《专家建言》、《会员通讯》等所反映的内容,颇多咨询建议资料,可供报、送、发对象参考,也起到及时配合中心、热门工作的作用。不少中肯意见引起高层领导注意,有的立即批示传阅或指定具体单位或人员办理,表明信息有用见效。对于重大事件如地震、奶粉、物价、问责、大部制、服务型政府等,反应相当灵敏。


(四)立项招标评估颁奖


    在筹集好适当基金的条件下,对经过认真挑选的研究课题立项招标和某些已经产生的研究或试验成果进行评估颁奖,是学会另一些有实质性意义的工作。顺便说说,国内外给学会领导成员颁发的如东部地区公共行组织(EROPA)的卓越贡献奖、原教委的优秀教材一等奖、老教授科教兴国奖、美国公共行政学会(ASPA)终身服务国际奖和荣誉会员称号、人事部和教育部合评的全国模范教师等奖项,也可以视为对我国学科发展、学者活动和学会工作的关注、肯定和鼓励,而不只是局限于针对个人的。


九、注视形势变化切实做到与时俱进


    要切实做到与时俱进,就必须注视形势变化。因而学会工作贵在开拓,不能只满足于老一套。那就让我们看看学会有些什么新举措。


(一)主办公共管理网站


    这里的新意可分两层:一层是关于办网站。现在是网络时代,网上办刊或刊物上网正日益推广。随便举《参考消息》为例,一期的内容有几近20则来自各国报刊网站。 可见学会办网站是得风气之先的举措。二层是关于办公共管理网站。开头早已读到公共管理与行政管理由于历史原因而致同源异译,原属一家。如今权宜处理,作为一、二级学科,不能忘其本来面目。办起网站既可补原办刊物的不足,又便于同国际接轨。这一新举措表明,学会专职人员对工作所持的积极进取的态度。


(二)填补应急管理空白


    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应急管理》月刊问世已将近两年。这是由国务院办公厅主管、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主办的又一份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杂志。它适应当前形势发展的需要,填补了长期缺位的空白,也比当年《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创刊时的条件有利得多。从版面和内容来看,它开局很好,理论和实践兼顾、并重,显然已得到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热烈欢迎和大力支持。刊物包括卷首语、要文、权威发布、特稿、应急论坛(含理论前沿、专家视点)、应急实践、大视野等栏目,信息量大,可读性强。


(三)全面致力科学发展


    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学会工作不能例外。科学发展观的全面落实,也就是我们要全面致力于科学发展。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要坚持用科学发展观武装头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落实到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 这是我们的共识,在继续努力学习、深刻领会的基础上,切实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学会由会员组成,必须团结、组织、动员会员为共同事业服务。


(四)全心构建和谐社会


我们的小康社会是和谐社会。这已引起举世瞩目,令人联想到和谐的世界、人与人和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该是一幅多美的图景!现状还远不是这样,但应相信事在人为,只要去努力促进、构建,便一定能够实现。从行政管理的角度来考察,可以作贡献的事情就很多。行政管理改革所关至大,前面已一再述及。举凡体制、方法、思想、作风,等等,无一不程度不同地从正反两方面影响和谐。说过的不再重复,只是要再次集中强调,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工程中,行政管理要勇担重任。


十、真正实在是办好学会的优良品质


    学会历届主要领导都曾在国务院工作多年,而国务院自周恩来总理以来已形成真正实在的优良传统,把这一传统带到学会是大好事。


(一)真就是不作伪造假


    真的对立面是假。不仅对伪劣产品要实行打假,而且办事也要真心真意和“真刀真枪”地去办,才能办成、办好。认真与否和所达到的程度,不难作出比较。这无论是在单位和个人之间,还是在不同的任务上,甚至个人本身都可以进行。当然,不认真或不够认真不等于作伪造假,但至少对真诚打了或大或小的折扣。这可不是无妨不拘、不顾的“小节”。至于必须服从和坚持真理,那是事关全局的大问题,更不能马虎、随便。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学会工作是动真格的,否则不会有今天这样喜人的局面。


(二)正就要反邪门歪道


    正的对立面是邪。正就是要反邪门歪道,所有的营私舞弊、腐化堕落的事,无一不是歪风邪气所致。如果任凭邪气上升,闹得邪不敌正,那便是严重的社会病态。一定要坚信正能压邪,致力于伸张正义,使正气大大上升,借以驱散邪气。什么“暗箱操作”、“潜规则”等见不得阳光的东西,都大量和长期藏污纳垢,常常严重妨碍、损害正当、正常工作的健康开展。没有誓不两立和除恶务尽的决心和行动,丑类不会自行消灭。回顾我们的学会工作,从未见过不正之风,是属于好样的。


(三)实就是不架空落空


    实的对立面是空。我们强调凡事应务实落实,脚踏实地、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和取得实效。但有的人习惯和热衷于空想、空谈,不干实事,把事情架空,使它落空,结果是空忙一阵,白白浪费了时间、人力、物力,成为无可补偿的空耗。这种脱离实际的作风,又常表现为把“空中楼阁”说得天花乱坠,把空口号叫得震天价响,开的是空头支票,发的是无用空文,更“热闹”的是“以空对空”,“买空卖空”,已毫无诚信可言。对比起来,我们学会工作确是扎扎实实的。


(四)在就要保及时到位


    在的对立面是缺(位)。我们常将实在连说,其实包含两个概念,即可能既实又在,也可能实而不在。“远水不救近火”与“远亲不如近邻”这两句话便可以作为例子来对此加以说明。有水是实,但不在近处救不了火。有亲是实,但在远处不如近邻。也可见完全是缺位和到位的问题,特别是贵能及时到位。现在我们常把“实惠”强调为“实实在在的好处”,就能体现既实又在(到手、到位)的意思。又如常言“心不在焉”,并非心不见了,而是思想开了小差。我们学会工作是及时到位的。


结束语


    由于与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有从酝酿、筹备到成立至今20多年一直没有中断联系之“缘”,在从头回忆之余,建议编写学会简史或大事记,相信可能是更好的纪念。


 

关于我们 | 访问统计 | 版权信息 | 站内搜索
Copyright(c)1999-2001 www.cpasonlin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
单位地址. 北京市西安门大街22号(100017)
如有任何意见与建议请写信至: cpas@mail.gov.cn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33